一個反送中的警員心底話



  • 20190819_025841.jpg
    寫呢篇文係我一個老朋友,佢當初入隊前已經支持民主運動,依加受唔住內部嘅賀狗氣氛離開咗警隊,以下正文:

    唔知有幾多人睇到我呢段說話,但係呢段係我兩個月呢第一次,以一名前警員嘅身份係網上就反送中事件作評論,單純抒發感受。

    香港可貴嘅地方在於法治精神,而我支持反送中嘅原因亦在於呢點,喺立法會上面曾經議員都問過保安局局長李家超:

    中國司法究竟係咪獨立,佢唔敢答。

    其實答題真係好明顯係內地黨治大於法治,當國家可以就維穩,可以無限大作出政治檢控嘅時候,我作為一名執法者仲點樣去支持一條法律被凌駕嘅條例通過?但係於法;即使我再支持反送中,但當我著成套制服個刻開始,我別無他選,見到有人犯法,我就必須執法,因為我當刻我嘅身份係個執法者,但於情,落手嘅力度我可以控制,我可以去同情。

    但眼見依家好多夥計、兄弟全部比仇恨蒙蔽左眼睛。當佢哋面對示威者嘅時候,當佢哋全部都係仇人,完全忘記咗當初係嗰半年喺學堂受訓所學過嘅武力使用訓練,好老實制服咗人,仲繼續打個班真係警渣,勇武用磚,用鐵珠等各種武器攻擊警察個畫面,從入職個刻唔係已經預咗會預到嘅咩?

    喺學堂入面經常都會有實務事件訓練、武力使用訓練,教官當時都成日屌我哋:

    「仆街你出到去,見撚到有人攞槍打劫你都要上架啦,你仲有得怕呀?唔通你仲驚撚過個市民向後走呀」。

    仲記得當時係戰術大樓實彈射擊(五焦耳火力彩彈) ,仲要強迫我哋係掩護物後望住持槍嘅教官,進行駁火射擊。

    我哋一怕教官就會開槍打我哋,直接我哋中彈先會停止演集,訓練我哋戰術意識,中一顆彩彈起碼紅腫瘀青兩星期,面對呢d情況唔係一早有預想既咩?怕受傷咪唔好做警察囉。

    就算人地打劫,你制服咗人都唔會再打鳩佢,屌你依家對住市民制服咗人地仲打,痴鳩咗線呀。咩叫最低武力、武力使用原則?仲記唔記得打彩彈都要穿「紅人」,帶頭盔,保護自己避免受傷,依家你對住市民反而槍槍瞄準頭嚟打,你自己問心,你都知可以打死人呀,你係謀殺緊啊仆街。

    唔好以為諗住說服自己「佢地係搞亂社會所以抵打」,你要記住你係一個警察,唔撚係有牌爛仔呀,屌你老母,有槍在身,手握市民生死,就更加要控制自己嘅行為。

    但令我覺得最悲哀、心痛嘅事,卻是見到受自由新民主思想教育下嘅執法者有法不依,如同國內受極權統治影響下民智未開嘅國民一樣,口徑一致要暴打示威者,令自己嘅執法權變成公權力嘅暴力行為,同時亦成為了統治者手中嘅暴力工具。

    我今生無後悔曾經係一名警員,維持香港治安,但同時支持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!五大訴求,必須伸張!

    最後,818,因果由國,容港治己,光復香港,時代革命!



  • 獨立去調茶啦就有,呢啲本嚟就係政府用以平憤嘅基本例行作業,竟然要由市民上街示威幾個月去要求,香港人已經賤撚到入土,唔撚同呢個冚家剷死共狗政權焦土絕唔罷休。鬼唔會怕死,因為香港人已經早已冇咗應有嘅生活,怕你班死差佬支槍? 落到閻羅殿,自然分曉


登入以回覆
 

ads